1. 首页
  2. 电影推荐

《寄生虫》独揽四奖,但老奥斯卡好的还是那一口

《寄生虫》的获奖,无疑代表着奥斯卡奖及影艺学院的一种共识:更加国际化、更加开放、更加多元、更加不拘一格、更加有趣。但是,《寄生虫》的获奖,不会对奥斯卡的格局产生多么巨大的改变,也不一定释放出亚洲电影崛起的某种信号。

《寄生虫》独揽四奖,但老奥斯卡好的还是那一口

文/电子骑士

第92届奥斯卡落下帷幕,韩国导演奉俊昊的《寄生虫》以黑马姿态拿下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国际影片、最佳原创剧本四项大奖,成为最大赢家。值得一提的是,它是奥斯卡历史上第一部获得最佳影片的亚洲电影及韩国电影,奉俊昊也成为继李安之后第二位获得最佳导演奖的亚洲导演。

《寄生虫》独揽四奖,但老奥斯卡好的还是那一口《寄生虫》导演奉俊昊

《寄生虫》的剧情基于一系列社会问题展开,既涉及贫富分化、阶层割裂等全球性普遍矛盾,同时也讽刺了“穷人”之间的互相倾轧。这种微妙的态度拿捏,自然会在评委中得到更广泛的认可。

近年来,奥斯卡意识到自身影响力下降、创造力停滞等问题,试图去面对它,并发出一些声音,作出些许改变——表现少数族裔、LGBT等边缘、底层民众的作品相当受好莱坞重视。《水形物语》《月光男孩》《绿皮书》《寄生虫》等影片的得奖,无疑与其主题符合好莱坞关注底层的左翼倾向有很大关系。

作为一个拥有92年历史的权威奖项,过去30年里,奥斯卡的发展轨迹颇为明显:从青睐大制作、史诗片,到看重独立电影,再到墨西哥势力崛起、B级片导演上位,以及如今更加倾向全球化的视野。

这些年,奥斯卡奖及影艺学院逐渐达成一种共识:更加国际化、更加开放、更加多元、更加不拘一格、更加有趣。平心而论,《寄生虫》的获奖对逐渐成熟的韩国电影来说并非偶然,但这也只是一次优秀电影与这种“共识”的不谋而合,不会对奥斯卡的格局产生多么巨大的改变,也并未释放出亚洲电影崛起的某种信号。

韩国电影原本起步于对好莱坞模式、特别是类型片的学习和模仿,其血液中有着与好莱坞契合的基因,因此韩国电影人在北美取得的成功,也远比亚洲其他地区更多。

作为反例,你会发现奥斯卡对日本电影已经许久没有特别关注了——自1972年以来,只有《入殓师》和《小偷家族》曾入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但毫无斩获。以水准而言,《小偷家族》及日本顶尖动画电影已经达到奥斯卡的级别。然而,完全东方式的主题和美学风格、内敛平淡的表达,都远不如爆裂生猛的韩国电影更容易打动评委。亚洲电影想要在奥斯卡这个全球最具影响力的电影奖项中取得更大突破,需要把握住独特文化表达与全球化制作之间的微妙平衡。

《寄生虫》独揽四奖,但老奥斯卡好的还是那一口《小偷家族》剧照

最近十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无论《国王的演讲》《逃离德黑兰》还是《为奴十二年》《绿皮书》,无一不是低成本的独立电影。这与30年前奥斯卡舞台上大放异彩的主流大制作影片大相径庭。彼时,《与狼共舞》《辛德勒的名单》《阿甘正传》《勇敢的心》《英国病人》《泰坦尼克号》这种历史大背景下端正的鸿篇巨制才是奥斯卡最佳影片的常客——也是商业市场上的赢家。

到了21世纪最初十年,史诗制作已经趋于式微,反而是像《美国美人》《撞车》《老无所依》这样题材独特、作者性强、风格多样的另类独立电影,慢慢为奥斯卡评委所青睐。特别是第82届奥斯卡最佳影片《拆弹部队》,其北美票房仅1700万美元,几乎是有史以来票房最低的奥斯卡最佳影片了。

由此引发的另一个变化是,一批长期得不到重视的中青年导演慢慢崛起,特别是一些边缘的、甚至是B极片出身的导演,得以登堂入室。比如,奥斯卡历史上第一位女性最佳导演凯瑟琳·毕格罗,长期以拍摄硬朗的动作片、惊悚片甚至科幻片著称。《水形物语》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早年拍过大量风格独特的奇幻、恐怖、动作电影,完全不是奥斯卡影艺学院欣赏的路子。上届奥斯卡最佳影片《绿皮书》的导演彼得·法拉利是拍屎尿屁喜剧出身,其代表作《阿呆与阿瓜》《我为玛丽狂》都是恶搞加黄暴的夸张喜剧,并无深度和独到的电影技巧。此外,以德尔·托罗、伊纳里图(《鸟人》)、阿方索·卡隆(《地心引力》)为代表的“墨西哥三杰”近年纵横好莱坞,其电影视听风格自成一派,无论票房、影响力都一时无两。这也显示出,奥斯卡正在从纯粹美国英语白人文化(所谓的WASP)为主体,向更为多元化发展的趋势。

《寄生虫》独揽四奖,但老奥斯卡好的还是那一口电影《绿皮书》剧照

2020年,全球经济下滑,地区、种族矛盾加剧,自然灾害及恐怖袭击此起彼伏,人们的观念意识日益分裂。正因为此,本届奥斯卡奖有了特别的意义。此次奥斯卡的最佳影片提名整体水准很高,基本没有充数之作和专为拿奖而拍的“冲奥之作”,风格题材也相当多样。同时也能看出,9部提名影片中,没有哪一部水准明显高于其他作品。

《1917》和《寄生虫》无疑是第一梯队,但都不是各自导演最出色的作品。《小丑》上映之初好评如潮,慢慢沉淀下来,你会发现导演托德·菲利普斯试图恢复《出租车司机》《喜剧之王》的经典叙事,向新好莱坞致敬,但其主题表达还是比较单薄,点到为止,全靠男主角华金·菲尼克斯极出色的表演撑起全片——更何况奥斯卡有个不成文的传统,早期口碑大好的影片往往走不到最后。

92年的历史,在奥斯卡奖的基因里写下许多不成文的规定。比如,论资排辈,非常注重所谓“资历”,宁晚不早。本届颁出的四个表演奖项都毫无意外,华金·菲尼克斯、布拉德·皮特、蕾妮·齐薇格和劳拉·邓恩早已具备影帝影后级水准,都只是在等一个机会罢了。尤其是布拉德·皮特,这位家喻户晓的好莱坞明星,此前竟然从未得到过任何奥斯卡表演奖——倒是曾因担任《为奴十二年》的制片人而得到一尊小金人。奉俊昊也是先以《玉子》《雪国列车》等影片,在好莱坞积累了些人气,才有可能得到今日之荣耀。

《寄生虫》独揽四奖,但老奥斯卡好的还是那一口布拉德·皮特获最佳男配角(图片来自微博)

马丁·斯科塞斯的黑帮史诗《爱尔兰人》颗粒无收,看似意外,不过想想近来网飞公司与传统电影产业的恩怨,由它出品的影片遇冷也就不稀奇了。《爱尔兰人》公映后不到一个月,网飞会员就可以在流媒体平台上观看——这种打破惯常发行模式的行为,严重挑战了好莱坞传统的市场秩序。有媒体报道,全球第二大电影院线运营商Cineworld首席执行官指责《爱尔兰人》在院线上映时间过短,称其出品方网飞阻碍了这部影片的票房。

于是,奥斯卡成了传统好莱坞与网络视频公司的一次正面交锋。《爱尔兰人》获得10项提名,最终颗粒无收。而获得24项奥斯卡提名的网飞公司,最终也只获得了最佳女配角和最佳纪录长片两个奖项。

可见,在这种延续近百年的传统里,奥斯卡始终没有摆脱老迈、保守的气质,以及白人成员的影响。它随着社会发展不断尝试变化,但这种变化是缓慢的、有限的,甚至还有些摇摆不定。商业大制作是否终将与奥斯卡无缘?在电影艺术的探索和对现实的表达之间,奥斯卡该摆在什么位置?影艺学院会更多接受网飞、亚马逊、HBO和苹果等流媒体平台进入电影制作发行领域吗?这些问题事关选择,事关传统与未来,它们都等待奥斯卡在今后用最佳影片奖来给出回答。

2020年第92届奥斯卡获奖名单:

最佳影片:《寄生虫》

最佳导演:奉俊昊《寄生虫》

最佳男主角:华金·菲尼克斯《小丑》

最佳女主角:芮妮·齐薇格《朱迪》

最佳男配角:布拉德·皮特《好莱坞往事》

最佳女配角:劳拉·邓恩《婚姻故事》

最佳原创剧本:《寄生虫》

最佳改编剧本:《乔乔的异想世界》

最佳动画长片:《玩具总动员4》

最佳纪录长片:《美国工厂》

最佳国际电影:《寄生虫》

最佳剪辑:《极速车王》

最佳摄影:《1917》

最佳视觉效果:《1917》

最佳音响效果:《1917》

最佳音效剪辑:《极速车王》

最佳艺术指导:《好莱坞往事》

最佳服装设计:《小妇人》

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爆炸新闻》

最佳原创配乐:《小丑》

最佳原创歌曲:《火箭人》(I’m Gonna) Love Me Again

最佳动画短片:《发之恋》

最佳真人短片:《The Neighbours’ Window》

最佳纪录短片:《女孩的战地滑板课》

原创文章,作者:迷惘旅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lovenn.cc/ji-sheng-chong-du-lan-si-jiang-dan-lao-ao-si-ka-hao-de-hai.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